风月合衬

暗怀滚烫

看完这期勇敢的世界我从all转成丞正洁癖了
也没什么 就觉得是时候了 我现在有点雷jz

夏夜

我眼里的夕阳颜色渐次深沉 高楼与飞鸟纠缠不清 欲晚天光在地板上留下白色水痕 地理笔记背到一半 听到轻微的气流声音 风吹起纸张 吹散海洋味道的香薰 星星灯和塔罗牌对我眨眼睛
两年前也是中考招生 某人递给我一张雨后的毕业证 所有的痛苦想念和愿望无声无息沉入海水 原来真的一切都会归于平静 静得几乎无谓喜悦与期待 人间风起才好杀尽青春
我不再与其交谈 只在湿热的夜里啜饮夏天的气息流进血管的快感

19:50

黑色磷石

初春 马路上吹过的风很干燥 带着灰尘和植物的味道 空旷又自由的声音
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 橘黄色的街灯照在坚硬的黑色地面上闪闪发光 颗粒分明 好像一块块明亮的磷石
小区门口的大排档 油烟轻快地飞走 人间的气息散到很高的天上
回家吃了牛肉粥和烤肉 全是肉 吃了清口含片 背了单词

明天六点起来。

【剑三同人苍花BG向】霜月难烧

文/秦衍之

像是一夜惊起的狼烟。
燃的是二十四州府的火把,白的是十八闲人客的骨头。
倥偬的刀锋,隔开阒寂的生山。
老林的寒鸦衔着一颗青松子飞远,带起风声。
步子间的动静几不可闻,只衣袂间逸出草乌的清苦幽微。
墨发长衫的女子,意态闲闲似寥寥几笔勾勒。疏淡眉目仔细瞧着掌中玄色衣角,浸透的血色如她不经意在那人袖口沾的莲渍。
月色太好,烧了一宿霜雪。
她自雁门昼夜奔回。
年轻的苍云将领蹙眉靠在她怀中,浓重血污染了锋利眉眼。
曾笑说若无师姐那一身离经易道的医术又当如何。他自收了沙场戾气,轻挑眉稍噙着温软情意,道一句并肩足矣。
她双眼被赤血灼得发红,勉力撕下他的外袍包扎。
手腕却被握住。他有些涣散地望来,抬手抚到她鬓角,略微一停。
伏尸千里。新鬼的眼泪酿成黄泉落魄的酒,他一饮而尽。
他自弃了她去,凛冽身影消弭于培冰落尽的青松侧畔,跃马横刀处直指是离乱贼子。
马通人性,她眼前清明时,已远了雁门关。只一片衣角还紧紧攥在手指关节处。
后来她听闻,四支羽箭都被他生生折断在了胸骨,他的血把疆土烧得滚烫,却终归暂息了烽烟。
锁在眼眶里的泪水挣扎而出。
她一路行回万花谷。
人间飒然,不过只一局高固青阳,就嬗变了风云成血雨。
他们不过都是牺牲品。只一颗大好头颅被人看重。
她对着日光看了许久,觉得目眩。她寻思着至了安睡的时辰,自怀中取出混了草乌的药囊。
有风高谈阔论,蒹葭匿在兰鹤丰腴的翅里。魂不知所以然,行车过雪。
眼眶覆满黑色。
铁骨衣的黑,覆了白头的白。像是从未有过那样一场泼天大雪。
[注:草乌是剧毒中药,不谨慎用量会导致心脏麻痹,瞳孔散大死亡。]

之前格式有误,强迫症重发。